希崽狂喊宇日俱曾生八个!

宇.

宝贝



两个人刚在一起的时候,许盛就很自觉的把邵湛的备注改成了男朋友。



有时候对着自家男朋友的聊天框,他也曾一度好奇过男朋友给自己的备注。



好奇不如实践出真知。



于是乎,今晚许盛做完邵湛给他布置的题后,故作自然地说,“男朋友,借一下你手机。”



邵湛看了一眼许盛躺在桌子上的手机,皱了一下眉,把自己手机递过去。



“要查岗?”



许盛耳垂粉红,心说查岗不是,想看一下你有没有一个身为男朋友的自觉性。比如……改个备注什么的。



即使内心无数次这么想,但他说的还是,“勉强算。”



邵湛手机上的软件没那么花里胡哨,甚至可以用单调来形容,大部分都是手机自带的,连壁纸……也是朴素的纯黑。



大概是第一次以男朋友的身份点开微信,许盛自觉地把坐姿坐好,打开微信那一下都很有仪式感。



但是,里面的内容就……

想查岗也查不出个什么,他男朋友真的很自律啊!不过换个角度想,有他这么优秀的男朋友,自律一点也是很正常。



邵湛注意到许盛略有失落的小情绪,把头凑了过去,“男朋友,你还希望查出什么吗?”

说罢还亲了一下许盛的右脸。



“我相信我家哥哥。”许盛的目光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头像,旁边还顶着一串英文。

这年头……谈个恋爱,还要学好英文。



邵湛发现盛崽那点小心思,太可爱了,不忍心戳破。

“哥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
“那是宝贝的德语,”邵湛闻言忍不住勾唇,读了出来,“schatz。”



清冷的声线刻意撩拨着许盛,他的耳朵漫上血红。他哥怎么这么……闷骚!还刻意压低声音!贴着他的耳朵说!



不过说回来,为什么……这是德语(?

该,他连德语都看不出,恋爱使人降智无疑了。



“哥哥,你知道你这样和我说话很犯规吗?”许盛回过头正对着邵湛的侧脸,他清楚地看见邵湛的喉结滚动了几下。

口水咽下。



“schatz。”



邵振捧起许盛的脸压了上去,“你的事做完了,我的,”许盛一顿,又听到了几个字。



“我的可以开始吗?”

Q:希希子元旦快乐!

抱歉!迟来的新年快乐啦

[非典型语录体]寄予夏天与少年

《某某》和《这题超纲了》



/某某:盛望去b班

 这题超纲了:许盛求邵湛帮忙叠被子

/因为写过同类型的,所以会有点撞,能接受就看吧

/“人物的话”<语录弹幕>(Yu的话)【原文语录】

/私设:江鸥知道季宇寰的事

/话说这玩意我已经两个月没碰了  抱歉!


——



【这套绝缘服,从手套,到靴子,一应俱全。详细介绍页面里标着一行路边小广告上同款加粗加重的黄字,乍一看跟“两件八折”似的,只是此刻几行黄字写的是:安全耐用,防雷防电,极致工艺,经久耐用——一套保护你安全的绝缘服,专为避雷而生。我们承诺,防雷!不防雷,无条件退款!】


<家人们!名场面,赶紧记下来!>


<事实证明,许盛想自己安静吃个瓜是不可能的>


<hhhhhhh重点是这么荒唐,学神还由着他闹!这是什么!?>


<磕到了!>


<笑喷了,原来避雷服还能这么玩>


<为什么我有一种想下手的冲动>


<问:买了这套避雷符,邵湛会爱我吗!>


<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许盛会保佑我艺考吗!>



许盛完全放弃了面部表情管理,呵呵……感情暴风暴雨都是他一个人的吗?!

这是邵湛的黑历史吗?!

“卧槽?这玩意穿的不仅傻……还丑,盛哥和湛哥都撑不起来?”谭凯被避雷服三个字吓得不轻。

“是吗?”许盛右眼皮跳了一下。

果不其然,有图为据!

盛望看到图的第一秒就哈哈哈个不停,“盛望,你给我闭嘴!”

“鹅鹅鹅——”

空间里,除了许盛炸毛以外,就连邵湛都有被笑到,倒不是因为许盛买的避雷服,而是,这样的许盛挺可爱的。

用可爱形容一个男生,那他对你一定有特殊的意味。

许盛特殊在哪呢。



【“你真不看路?”

   “ 你真带我撞树?”】


<幼稚小学生式掐架 鹅鹅鹅鹅鹅鹅>


<来人呐,快把这两小只抓走,可爱到犯规了!>


<望仔!跟我走,我不带你撞树!>


<ls你问过**了吗?>


<为添哥哐哐撞大墙!>


<越看我的**越般配!!!>


<什么叫你的!在座的都是**女孩!>



盛望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,果然……笑早了。

许盛走过来,拍了一下盛望的肩,“有句话叫什么来着,风水轮流转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盛哥,你有女朋友了吗?”

“没有!”双盛回答得很默契,也异常大声,倒像是热恋期的小情侣,努力瞒着所有人谈恋爱,对象好到只有自己才能知道的那种。

一众人望着他们,摆出一副wow的表情。

盛望和许盛四眼相对……“盛哥……呵呵。”这是许盛。

“盛哥,你这有情况啊~~”这是盛望。

来啊,互相伤害啊。

“你们俩都有情况好吧!”

“如实招来!”

“坦白从宽!抗拒从严!”

“各位都有注意到上面一串串的弹幕吧!”

许盛一脸茫然,“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谁,你们就知道了?!”

很多张人脸满脸写着“我们都懂”的表情,好吧,他没问过……“盛望,你呢?”

“我知道你的。”我自己的……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。

“哟哟哟哟哟哟~~”



【少年心动,不顾一切和束手无策互相拉扯。】


<啧啧啧,原来你是这样的湛哥>


<啊啊啊啊啊少年的暗恋我真的很可!>


<邵湛求你爱我!>


<在线求邵湛这样一个男朋友!>


<很简单>


<你是**>


<你是**>


很多时候某个问题的答案就摆在了眼前,但是许盛却很难把他们联系起来,他对自己的感情无法确定清楚。

说他情商高的人不少,应对别人的感情他向来是果断的,可这些却成为不了他对自己的指南针,于是只能小心翼翼,于是他身在情中浑然不知,于是他寸步难行

谁又会知道他想法,心中真实呢。

邵湛看到一连串的星号,心跳的很快,是的。

所有的那些,像是一场待放的烟火,悄然盛开,为迷人指引光的方向。

他们在暧昧中而不自知,那条语录、一群人的起哄猛然将他惊醒。

跟着星星走。


“姐妹们,湛无不盛是真的!”

“磕到了家人们!”

“天天天!官宣了嘛!”

如果这个空间有存在的意义,许盛觉得就是为了好奇死自己。

“湛无不盛是什么?”

“让我想想这个该怎么和你解释,”侯俊说到,“就是你和邵湛的cp名。”

很好,简单、直接、果断、明了。

许盛并不完全是那种直男。

听到这个回答,他没有产生厌恶、抵制等负面情绪,反而还有点……莫名的失落。

内心好像有无数个声音在叫嚣,他对你很重要的。

“同桌,你知道吗?”自己无法得出答案,那就问身旁的人。如果邵湛都没有介意,那他又有什么理由呢。

邵湛一愣,“之前不知道,现在知道了。”

这个回答让许盛吃了一惊。



“那是失物招领台!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等招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,招领了。” 


<啊啊啊啊望仔快!甜死我!>


<江添的失物招领台无论是之前,还是分开的五年亦,或是第七年永远只为盛望开放。>


<ls我们无仇,你为何要刀我呜呜呜呜>


<突然很想绿掉江添>


<ls危>


<诶,为什么名字不会被屏了?>


<我有一种预感!>


<添望szd!>


对于为什么名字忽然间显示出来,很多人都望向了盛望。

却发现几个人消失在了视线中。

看到弹幕反应最激烈的大概就是盛明阳了。

“盛望,你喜欢江添还是……”他喜欢你。

江添顿了一下,这大概就是分开五年的原因吧。他不知如何是好,声音全堵在了喉咙中。“叔叔,我们……”

用什么身份说啊,什么也不是,什么都不会是。两个人还没有在一起,甚至难以启齿的爱意都没有曾开口,系统就给他们来了一个天大的难题,要用什么身份去解释,该用什么身份去解释。

“爸,我们……还没有在一起。”

“你是不是喜欢他。”盛明阳语气冷得吓人,像一把把刀子狠狠的插进了盛望心中。

他该说什么。

“是。我是喜欢他。”破罐子破摔吧。

那些未曾说出口的,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,他没有想到,会在这种场合去承认自己喜欢的,全世界最好的少年。

“小添,断了好不好?”江鸥语气里面甚至充满了乞求。

“我们没谈。”

看啊,人就是这样。

(各位先安静一下,继续听语录,这个空间的语录和外面一致。)




————THE END.



祝大家

平安夜快乐啊!

记得吃苹果🍎

平平安安

Q:希希子冬至快乐呀~ε(*・ω・)_/゚:・☆

嘿嘿迟来的冬至快乐,平安夜快乐!

刻骨



情人节那天晚上,时洛刚回房间,就被余邃圈进了怀里,“洛洛,我们去游乐场玩怎么样?”


时洛其实从小到大都没怎么玩过,更别提去游乐场了,没人陪他去,也没那么多钱,没那么多精力去。


等余邃说完,他都感觉不那么真实。


后知后觉到,他现在有一个很疼他的男朋友,别人家小朋友会有的,余渣男也会给他。

“现在吗?”


“嗯,给我们小时神包场了。”余邃贴着时洛耳朵,余邃沙哑的声音他脑子里面全塞满了。


耳朵冒红。


被包场上的好处大概就是不用排队,小情侣之间做一些事,也比较方便。


游乐场门口有卖棉花糖的,四周的空气中都有甜味儿在发酵。


大概是因为气氛,余邃买了一根粉红色的棉花糖。


时洛咬了一口下来,甜到掉牙,恍惚间,他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覆了上来。


在抢他的棉花糖。


两个人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在游乐场门口接吻。

棉花糖掉落在地。

烟火燃起,整个游乐场都明亮起来。

浪漫。


天空中的烟花一轮接着一轮,漆黑的天上像是多了许多明星。


时明时暗。


时洛的大脑已经下线了,任由着余邃敲开他的唇瓣,慢慢的啃食。


暧昧的声响在空气中愈发鲜明。


良久,余邃轻声问道,“时神,甜吗?”


“甜。”说完,时洛还舔了舔唇角。


“原来我们时神比较喜欢进口棉花糖。”余渣男频频点头。他觉得可以再来几次。

他挺喜欢的。


余邃又牵起时洛的手,“去玩别的吧。”


然后emmm

那个晚上,项目两个人玩了不少,别的也玩了不少……最夸张的一次是,两个人差点在摩天轮上来了一回。


准备走时,余邃一个人去买了点东西。

回来后,他手上拿着一捧红玫瑰。


“时洛,洛洛,情人节快乐。”


时洛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,今天晚上在游乐场的一切,他都不想忘记。

这个渣男怎么能这么好。

没有人比余邃更好了。


想一直一直爱余邃。

爱到刻入骨髓的那种。


-

回去的车上,时洛人尽皆知的小号更新了一条微博


“我爱你余邃,愿倾我所有,愿将你刻入血肉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THE END.

主权

:) 想看大型xql恩爱现场

   于是我来了!



许盛趁着今天央美下午放假,偷偷来找自家男朋友玩,准确来说是查岗。



之前他就这么干过,这套流程熟的不能再熟了。



刚走进教室,许盛就听见了起哄声,很好。他家男人又又又被哪个女生表白了,还被自己撞上了。



问:北大校草如何拒绝美女表白?

许盛挺想看一看的。



邵湛坐在座位上,手上拿着一封情书,屉子里还有巧克力,一个妹子不停往他那边看,离邵湛位置不远,脸蛋还通红。多半就是她了。



许盛想静看一下这位优秀万年冰山脸是怎么处理这种事的。



吃的被退回,情书……也是。



同情那个妹子一秒钟,原地尴尬到窒息。



其实邵湛每一次听这节课的位置都是固定的,离门口不算远,主要是方便某个人想自己,好看一眼就能看见。



这样倒也方便了不少不怕冻的女生。



离上课还有几分钟的样子,这场剧许盛也看完了,他诺无其事地走到邵湛面前。

“有人觊觎我对象,怎么办啊?”



邵湛随即明白,低笑了一下,“要不宣誓一下主权。”



许盛坐在他旁边,伏在书桌上,那双桃花眼就直勾勾的打量着邵湛。



他几乎是用气音说地,“怎么宣誓主权啊,给哥哥种颗草莓?”



邵湛安静了一秒,贴着许盛的耳朵,“回去随你种。”



两个人后面有人,离他们不远,从那个角度看……



学神像是在亲那个男生的耳垂?!

北大的论坛炸了。


如果这个可以是错位,邵湛的一条回复半个北大都失恋了。那帖子后来的首页红了好几个月。



邵湛:回去还要种吗?@S



关于种是指种什么,也有不少猜测。

呼吁最高的就是种草莓了。



许盛看到邵湛的艾特都是两个人回到家后。



他正琢磨怎么回复。男朋友的唇瓣覆了上来,舌尖探进口腔。

一点点的蚕食许盛的全部 。



S: 听哥哥的 @邵湛




——两人的对话被截了下来


邵湛: 回去还要种吗? @S

S: 听哥哥的 @邵湛



——————完

记xql的那些情趣(?

:D首次营业鱼食,ooc致歉

本文又名

#心疼宸火#


——


“时洛,你脖子怎么了?”

时洛忽然间想起某些事情,耳根子漫上血红,“咳……被蚊子叮的。”

“那这只蚊子……口味独特。”

宸火望着那一块红印,感觉哪里怪怪的。

余邃坐在沙发上,听到某位小朋友的解释,越发觉得自家男朋友可爱。


“时神,那只蚊子咬得重不重?”

于是时神揉了一下脖颈,“还好。”

“时洛,还好能把你脖子咬成这样?它基因突变了?”宸火瞬间就怕了,他不想被这么来一口。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咬你这只蚊子挺畜生的,眼光别具一格。”可怜又单纯的宸火只是由衷地佩服这只蚊子。“你怎么没把它拍死?”


时洛:“……”我信你是真不知道。

时洛看了一眼余邃,“舍不得。”

“时洛,你哪根筋搭错了,一巴掌呼了不就没事了?”

余蚊子憋笑心苦,又被时洛刚才那句“舍不得”软得一塌糊涂,“人家时洛被蚊子咬了关你什么事,赶紧滚去训练!”

“我这不是担心,今晚它今晚找上我吗?好心当狗肺。”宸火骂骂咧咧地坐在电脑前。


时洛文言,补了一句,“它嫌弃你。”

说话间,耳垂还有一点粉红。

“我也觉得。”余邃频频点头。

刚点完排队的宸火一脸无语,“祝你今晚继续被咬。”

余邃眼前一亮。


于是乎第二天,余邃的脖子上也有个红印……



某天,周火来到许久没来的阳台,“谁把我肉肉的刺给拔没了!”

时洛听了,忽然间想起那盘仙人掌。

悲剧了……

他还没来得及再买一盆。

早知道昨晚少拔一点了。

几秒钟后,周火和一盆秃了的仙人掌出现在训练室。


由于画面莫名喜感,几个人愣是笑了几十秒,才开始谈这事儿的,只有时洛一个人内心抑郁,他该怎么解释?

总不能说某个渣男总是撩自己,自己又没法撩回去,被压的死死的,只能拿仙人掌泄愤吧。

“我。”时洛犹豫再三,还是开了口。

“时洛,你没事喜欢拔仙人掌的刺儿?”

这让上了年纪的老乔很费解,现在的小年轻都喜欢这么玩吗?


“压力太大。”语气弱的一吹就散。

宸火惊了,“压力?你有什么压力!”

“到时候我再去买一盆赔给你。”时洛对于宸火的问题,向来直接屏蔽,老乔的问题……他真不好解释。

周火纳闷,“不用了,我怕历史重演。”

余邃“嗤”了声,别人不知道,但余邃知道这个小朋友为什么喜欢拔仙人掌。

时洛小声嘟囔了一句,渣男!



在赢了圣剑之后,free搞了好几次派对来庆祝。

整个赛区都在欢呼。

“真心话大冒险玩不玩。”这是周火。

“行行行。”

“必须来啊,不回答或者完成自罚三杯。”

“宸火先来。”

宸火:“大冒险。”


“向你右手边第二个人撒娇。”

宸火偏头一看,玩球……时少爷。

于是脸上的表情变化精彩纷呈。

“要不我喝三杯?”宸火:我不想无。

但在场的很多人都特期待,“不行!”

于是宸火努力调整姿态,坐在时少爷边上,少爷的脸色阴沉,他后悔……非常后悔。

为什么要参加这么个破游戏。


“时哥哥,你理理人家。”嗲里嗲气的,宸火也被自己恶心到了,时洛直接截了当,“起开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余邃见状,莫名的,他想试一下是怎么回事(?

当天晚上时洛,满脸通红地从余邃房间走了出来。

路过的宸火火非常懵逼。

Q:xixi子你有吉他吗?为什么你可以拨动我的心弦?/表白xixi子^O^

鹅鹅鹅孩子对音乐其实emmm一言难尽,不过很感谢喜欢呀!

Q:希希子大大可以收下我的膝盖吗?呜呜呜呜

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,孩子受不住(感谢支持啦

暗涌

提前祝我瑶瑶姐生日快乐啦!@zz_jyl 

祝你成为文圈大佬 磕的cp成真!

路段超级香耶!



:)小学生文笔,ooc致歉

:)孩子第一次尝试写路段,不好见谅

:)是我很爱的暗恋

:)全文2k+




————

“对你的心动如暗处的潮水,翻涌无息。”




/青涩



热意席卷了整个宁城,教室窗外的枝丫疯长,蝉鸣声经久。



今年的夏天格外热。



路星辞伏在桌子上休息,他睡着时,身上那种攻击性全然褪去,安静,让人心动。



段嘉衍仔细欣赏路星辞的睡颜,他的脸一部分压在手上,只露出一双闭着的双眼,倒也足够让人赏心悦目,睫毛微微一动,显出几分十七岁特有的慵懒。



段嘉衍忍不住伸手去碰他的头发。



眼睛和一双时常含笑的双眸对视上,那大概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眼睛了。



他的眼底深得像一潭水,让人忍不住想陷进去。



一只手悬在半空中。



无声。



他听见了心跳声,快的要人命,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段嘉衍,像是迫不及待地要跳到路星辞眼前。



紧张的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。



“干什么?”路星辞看见他涨红的脸,挺可爱的。



几秒,一个须臾。



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



段嘉衍收起悬空的手,感觉放哪都不自在,干脆瞥过头。



刚才的心跳太快了,快得藏不住。



小段同学像是为了挽回刚才的不知所措,慌慌张张地补了一句,“你这么好看,还不准我看?”










/张狂



七夕节的月亮是轮残月,段嘉衍忽然间想起路星辞含笑的眼睛。



“路……路学长,今晚我能约你吗?”



思绪被拉回,段嘉衍一下子就勾住路星辞脖子,眼里含笑,却实在算不上是友好,顿了顿说道,“他今晚约了我,是我的。”



路星辞嗯了一声,绕开女生,段嘉衍听到了一阵细笑,注意到少年攒动的喉结。



他忽然间想挑弄一下路星辞的喉结。



那是什么样的感觉?



“笑什么笑,我救了你诶。”



笑声立马就止住了。



“好,不笑了。”幼稚的像是哄自家的小孩子。



“今晚,不知道我们人气很高的段嘉衍同学有约吗?”



空气中像是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青草香。










/少年



宁城的秋季天空总是高远辽阔,秋风阵阵,惹得人直打寒颤。



段嘉衍有点想念夏天。



阳光穿越云层,直直洒在少年身上,汗水浸湿了他的衣襟,热闹淹没了操场。



路星辞在做最后的两百米冲刺。



他所过之处,像有阵阵微风轻抚,无意中掠过段嘉衍心间。



周围的人在不停的呐喊,不停加油。



段嘉衍却什么也听不见,眼里尽是他奔跑的身影。



200米好像有一个世界那么长,但当他回味起来时,却好像又只有几秒。



他用几秒钟的时间接住了他的少年。



心跳声渐重,清晰可见。



路星辞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,段嘉衍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烫人的温度。



他身上黏糊糊的。










/难耐



“路狗,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我请你喝。”话语间,路星辞的视线中出现了一杯奶茶。



路星辞从试题中抬起头来,“谢谢阿也。”



段嘉衍猛然间注意到,和他说话时,路星辞的眉眼中总带着笑意,专攻人心房。那是他的,其他人从没有过的,心里被欢喜填得满满的 。



“别叫这个。”原本这个小名也没有什么的。



但为什么路星辞能叫的这么……暧昧。像是一个混迹情场多年,各种腻乎称呼都叫得得心应手的大渣男?



重要的是!他段嘉衍就因为这么一个小名涨红了耳!



“为什么?”路星辞马上追问,“阿也。”



“算了,随你吧。”他干嘛要和路星辞扯。



“好,我听阿也的。”



段嘉衍干脆利落地坐在自己位置上无聊的涂鸦,路星辞也带上耳机,与外界隔开,继续写题。



大概是因为实在无聊,又或许有点迫不及待,“路狗,你喜欢什么样的?我可以吗?”



困扰了他这么久的一个问题一下子就摆在路星辞面前,害怕又期待。



耳机被摘下,“嗯?什么?”



“没什么,你喜欢什么样的助听器?”段嘉衍被气到了,奶茶承受了太多,被扔进了垃圾桶。



路星辞笑了声,“我比较喜欢……你贴着我的耳朵讲话,这样我听的更清楚。”



段嘉衍不应声,你怎么这么不要脸。



“阿也,我渴了,喝你的奶茶好不好?”










/冲动



已经入秋许久,却还是有人在怀念着盛夏。



那个时候的路星辞穿着短袖,衣摆被微风掀起,他奋力朝篮筐里一投,腹肌若隐若现,下场时不少女生给他送水,路星辞却只喝段嘉衍喝过的,段嘉衍他买的。



他是路星辞的例外。



“要不就今晚?”段嘉衍将手机开屏又熄屏。



“就今晚什么?”



那种心虚又漫了上来,“就有一点事。”



不过路星辞也没再说什么,将秋季校服脱给坐的吊儿郎当的段嘉衍。



脱校服的那一刻,段嘉衍的脸被路星辞的手碰到,现在微微发烫。



“路哥,一起打篮球吗?”



他脸上除了红还有那种干净,很容易上瘾的笑容。



不今晚了,就……在你最耀眼的时候吧。



“不看我了?”



他期待和段嘉衍一起打篮球,也很好奇段嘉衍的回答。



“和你一起看你看得更清楚一些。”










/深陷



男生对篮球似乎都有一种莫名的偏爱,各种不自信,在球场上都能找回来。



光芒又耀眼。



段嘉衍的扣篮惊起一阵尖叫,他的侧脸被阳光刻了出来。



整个人像是会发光。



他看了一眼路星辞,路星辞正好也在看他。



“阿也,你刚才很帅。”



明明只是一个口型,但他却能想象到,路星辞贴着他耳朵说这句话的样子以及声音。



耳垂不争气的冒红。



之前听哪个人说过来着。



喜欢大概就是,你和他对视的时候。



一眼万年。



他注定会栽在路星辞的手上。



少年的眼睛盛了光,像是皎月,眉眼中着含情,一眼就足够沦陷。



段嘉衍早已深陷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THE END



耶!好久没发文了,终于发了


再一次祝

@zz_jyl 生日快乐啦!

写的不好见谅!

我等着你的长评~~耶!